文学馆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在线阅读 - 第588章?夜间着舰可真难呐!

第588章?夜间着舰可真难呐!

        到了部队大家才知道管理和纪律有多严格,本以为马上能见到李战的,结果老陈头很抱歉地告知李战在准备跨昼夜和夜航训练,等训练结束都凌晨三四点了,所以大家只能继续耐心等待。

        老陈头这边亲自组织安排到达的家属们,安排住宿准备晚餐什么的,然后和新郎新娘的家长开了个见面会,全部亲力亲为,让家长们倍感重视。

        李战就没办法参加晚上的聚餐了,不过七月三十一号晚上才是正式的欢迎晚宴,所以也不会错过婚礼的每一个流程。

        17时30分,李战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起来,洗了个澡后直接在飞行简报室里吃晚饭。七月份的糊涂岛地区昼长夜短,下午六点了天色还是大亮的,通常会在下午七点开始步入黑暗。所以他让张雪阳、唐磊磊陪家人吃了晚饭再过来,飞行简报室就他和曹复飞在用餐。

        “要不你搞跨昼夜吧,我负责夜航,你抓紧飞一个架次就回去,估计新娘子都等着急了。”曹复飞笑着说。

        李战吞下嘴里的饭,笑着摇头,“老夫老妻了没那么缠绵。老曹,不是我信不过你,今晚的第一次实机模拟夜间着舰必须我来飞。”

        “我知道,不过你也不用全程参加跨昼夜吧?”曹复飞说。

        李战说,“反正已经在外场泡了一天了,不在乎多泡半夜。等明天结束了再回内场。”

        夜航就是夜间着舰训练,第一次实机夜间模拟着舰训练显然要李战第一个上。而今天的跨昼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普通的战术训练,战机滑跃起飞,然后搞一两个小时的战术训练,采取常规滑行降落的方式着陆。这一阶段持续进行到后半夜,要出动十几个架次。第二阶段是凌晨三点多四点战机滑跃起飞,继续战术训练,等返航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这个时候就要采取阻拦着舰的方式着陆了。

        夜间着舰到底有多难?

        美海军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夜间着舰做出了很大的妥协——他们通常在凌晨三四点钟出动战机执行任务,等战机返航的时候天也亮了。所以经常能够看到美海军航母战斗群在进行打击任务的时候,开始时间通常都在凌晨三点到六点之间。

        别看美海军有数十年的航母使用经验,他们的舰载航空联队也是远远做不到全员具备夜间着舰能力的,能有一半人就是极好的了,至于复杂气象条件下夜间着舰则属于金字塔顶端那极少部分飞行员的标志性能力了。

        如果你具备了复杂气象条件下夜间着舰能力,不需要去考核你的其他方面素质了,你就是海军飞行员里的超级王牌。

        所以飞鲨部队在当前阶段启动夜间着舰训练探索绝对是一次超级大胆的尝试。

        18时整,张雪阳和唐磊磊急急忙忙地赶到。

        李战和曹复飞吃完了饭正在研究航图呢,抬头看了眼,李战说,“抓紧着装,马上过来听简报。”

        “是!”张雪阳和唐磊磊立马行动起来。

        李战继续和曹复飞说着,手指在航线上滑动,道,“这个调整点要尤其注意,飞机前后的衔接比较紧,每一架都必须要确定经过调整点才能保证整个训练流程不出乱子。”

        “明白,记下了。”曹复飞在自己的航图上圈了出来。

        这会儿还没有配备飞行膝板,飞行员每次飞行需要用到的飞行计划、导航图等全部都是纸质的。往前几十年就是一块画板,卡入仪表台下方的预置卡槽里,飞行员低头就能看到。自动驾驶技术的出现使得飞行员可以腾出双手做其他事情,所以能够容纳更多信息的折叠成小手册样式的纸质载体更受欢迎。

        李战他们四位在法国交流的时候用过阵风战机配套的飞行膝板,用起来非常的舒服。所以他们回来之后在报告上提出了建议尽快配备飞行膝板,以替代传统的纸质导航图这些。这种小玩意儿不需要什么高技术,相信很快就会被研制出来。

        张雪阳和唐磊磊穿戴整齐拎着头盔跑过来。

        李战扫了他们一眼,笑道,“二位眼泡发肿步伐轻浮,小别胜新婚,还有精力搞跨昼夜吗?”

        “看你说的,哪有时间做那事,匆匆陪着吃两口饭我们就过来了。”张雪阳笑道。

        “别到时喊腿软。”李战才不会相信。

        他们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分配好了任务,紧接着大部队到了,参加今晚跨昼夜的飞行员有十几名,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大训练行动了,由莫仁安亲自指挥。除了唐磊磊跟着李战开501号歼-15S搞夜间着舰,其他人由张雪阳和曹复飞带着搞跨昼夜。

        18时30分,所有人员就位,地面指挥员发出指令,机群开始排队滑跃起飞。一阵紧接一阵的轰鸣声传到了基地内场招待所,李建国等人站在阳台上向这边眺望,看到一架又一架战斗机迎着黄昏起飞,听说搞训练到凌晨,他们只会心疼儿子而没有其他感受。

        “唉,干哪行都不容易。”李建国微微叹了口气。

        叶慧华就更是无从表达当妈的感受了,飞机速度这么快飞那么高要是掉下来怎么办,只能一遍一遍的祈祷孩子每一次飞行都能安全归来。

        另一侧,应婉君也陪着父母在阳台看战机起飞。在村里人的眼里应婉君是嫁入豪门,应保全夫妇从村里最苦的一家一跃成为大家最羡慕的一家,夫妇俩腰板直了精神头好了,尽管今天的场面还是让他们感到拘束,不过一想到女婿在这里是个团长级别的干部,那腰板始终都是能挺得直直的。

        应婉君的两个弟弟就更加激动了,原先还觉得姐夫就是个部队小干部,开战斗机的小干部,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是部队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还是正团级的,这才意识到姐夫的高度是他们只能仰望而不可及的。他们哪里分得清楚享受待遇级别和行政级别之间的区别。

        家庭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自从应婉君上了著名大学、和李战登记结婚,她在娘家的地位水涨船高,她说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应婉君对两个弟弟管得非常严格,所以并没有出现凭姐贵后的一系列后遗症。这让夫家人感到十分的满意,所谓家和万事兴,有时候矛盾的关键不在经济层面,但是经济方面的事情却是最容易引起矛盾的,没有一定的手腕很难把家事处理得妥妥当当。

        应婉君做到了,她的长媳地位也就不可撼动了。

        李战自己心里是很清楚的,所以应婉君是最好的选择。两个家庭和和睦睦的,他得以把全副身心投入到战斗飞行事业当中来,在保家卫国中建功立业,在维护世界和平中实现大自我的人生价值。

        天黑之前,李战和唐磊磊跟着跨昼夜编队一块搞了个把小时的战术训练。按照战斗攻击机的方式编组,李战前舱唐磊磊后舱。歼-15S是按照战斗教练机来设计的,后舱是教员舱,有另一套操纵系统,这与专业的战斗轰炸机、战斗攻击机并不同。

        李战和唐磊磊轮流开,都走了一个战术训练流程后天色就暗了下来,莫仁安下达返航指令,501号歼-15S的夜间模拟着舰处女秀就拉开了帷幕。

        这架歼-15S是第一架样机,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试飞之后就交付给了急需双座机进行训练的飞鲨部队,经过飞鲨部队半年多的使用,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试飞任务也在使用中完成了。

        需要指出的是,既然是样机说明是存在需要改进的地方的,不过用于正常的飞行训练是没有问题的。

        从两百多公里外的海空回到基地东南侧的时候天色就完全黑了,在一千两百米的空中往下看,远处一片一片的灯光是城镇,最亮的地方是市中心,底下稀疏的点点灯光则是昼夜不停航行着的民船。

        李战找到了基地,紧接着他需要把学习到的灯光助降系统的知识运用起来——菲尼尔光学助降系统的使用办法。美国海军用的是这套系统,法国海军英国海军,有航母的国家用的都是这一套系统,好像俄罗斯的库舰用的有些不太一样。

        简单地说,菲尼尔光学助降系统的作用就是用光给飞行员画出降落航路,引导飞行员在夜间准确降落在母舰的着舰区。该系统分为五个灯组,像个横杠较长的十字架,两侧是绿色基准灯,中间竖排的由上至下五盏方形菲尼尔透镜灯,颜色呈黄黄橙红红顺序排列。

        当李战看到了绿色基准灯的时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了下滑道范围,这个时候进近指挥员会把指挥权交给着舰指挥员,而着舰指挥员将拥有最高权力,他的任何指令都会优先于其他指令。

        “五洞幺进入下滑道。”李战报告。

        着舰指挥员有四位助手各司其职,迅速向他报告,“襟翼好起落架好!”

        又一名助手报告:“向左三度!下滑减两度!”

        “五洞幺,襟翼好起落架好!向左三度!下滑减两度!”着舰指挥员马上向李战通报情况下达指令。

        李战稳稳地调整着战机的左右位置,如果他还能看到绿色基准灯,说明他的左右位置是不对的,偏左或者偏右。着舰指挥员要求他下滑角减少两度,说明他飞得高了一些,飞机有冲出海里的风险,这个时候他看到的是黄色灯。

        所以在调整左右位置的时候他同时需要调整上下位置,同时完成战机与母舰之间相对位置的调整,判断的标准就是他只能看到橙色灯。到了这一步就可以保持姿态稳稳下降了,尾勾会准确地勾住第二道阻拦索,完成一次完美的夜间着舰。

        501号歼-15被生生地拽停,李战和唐磊磊瞬间承受了好几个G的重力,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知道,第一次实机夜间模拟着舰训练成功了。

        李战完美地勾住了第二道阻拦索。

        “看到橙色,然后降落。”唐磊磊说,“好像也并不难。”

        李战根据调运员的引导再次进入起飞位置,说道,“因为你还没学会所以你觉得不难。这一次你来开。”

        “明白!”唐磊磊振奋了一下。

        501号歼-15S再唐磊磊的操纵下再一次滑跃起飞,消耗了两吨的燃油战机轻快了不少,唐磊磊用更快的速度爬升起来,绕基地飞了一圈后自东向西飞,然后从北边进入降落航线。这是一个确认母舰位置和航向的动作,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排队着舰的常用动作。

        “不要被其他灯光影响。”李战提醒一句。

        基地里有其他灯光,但是模拟着舰区的跑道两侧都有显眼的黄色灯线,而且有较为稀疏的灯光把模拟飞行甲板的训练区给框了起来,飞行员很容易就能辨认出着舰区。但是也恰恰如此,如果飞行员看错了灯光,结果就是灾难性的。

        唐磊磊慢慢的调整着战机姿态,着舰指挥员不断发来修正指令,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刚才李战降落的时候着舰指挥员只发了一道修正指令,到了他这里着舰指挥员给过来的修正指令就没停过。

        “稳住,别紧张,焦点不要过于击中,那样会让你对距离产生误判的!”李战大声指出了唐磊磊的问题。

        “明白!”唐磊磊汗都要出来了,夜间和昼间真的完全不一样啊!

        501号歼-15S摇摇晃晃的下滑,动作越来越笨拙越来越犹豫不决。李战知道唐磊磊这一次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让战机顺利阻拦着舰了,但是他没打算马上接手,必须要让唐磊磊做完整,否则对他的心理和信心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调整好状态,根据调整指令落,做好复飞准备。”李战说。

        唐磊磊暗暗给自己打气,“明白!一定没问题!”

        战机进入一百米距离了,着舰指挥员大声喊道:“复飞!复飞!复飞!”

        心里叹了口气,唐磊磊无奈全油门复飞,战机呼啸着掠过,后起落架的轮胎距离跑道面仅有一米多。

        “我接手。”李战说,“你先调整调整,再看我飞一次。”

        “是!”

        PS:37000/53000。下一章如果白天没有就要到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