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其他小说 -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在线阅读 - 376你猜

376你猜

        “天,真……真的生了!难道这人还真有两把刷子,没有骗自己!”看着花灵那张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脸,林飒恍恍惚惚的独自呢喃道,“天儿……林天……,”

        好吧,她终于想起来了,前世她确实也有一个叫林天的弟弟。

        只不过,当时的林天是由槐花所生,后来也一直被父亲带在身边亲自教养,自己和他接触的并不多,甚至直到死时也没有见过他几面,只听说在父亲战死沙场后,他也不久也无端失踪,下落不明了……

        难道说,天道轮回,转了一大圈,因着血缘关系,那天儿还是来到了林家,成了自己的亲人,只不过换了个娘亲投胎而已。

        只是,就算天儿本该回来,那这出手相助的白眉道长又是怎么回事,他又是从哪冒出来的,明明前世自己的生活里,从来没有他的影踪呀……

        林飒一脸迷茫的站在那里,院子里一堆的人都在欢呼,只有她一个人傻傻呆呆的杵在那里,一时间完全不知无措……

        恍惚中,她只看到一堆的人在欢呼,人越来越多,然后就见,父亲好像回来了,大步开始往母亲的房间里冲,最后祖母也出来了,被一群人簇拥着,也往房间走去……

        大家一堆的人,蜂涌着,一个劲的往那房间挤,都希望能第一时间看到,林家这个姗姗来迟的小成员。

        而纵观四周,好像此时的全世界,就只有她林飒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院子,和大家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喂,林大小姐,怎么样?我没有骗你?辜负你的信任吧?”就在林飒正茫然四顾、不知所谓时,只见有人在身后轻拍了她一下。

        林飒木然回头,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伫在了自己身后。

        原来竟是那“白眉道长”不知何时,从房间里拥挤的人群中逆行着,给挤了出来。

        此时因着背光的原因,林飒一时间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但是,虽然看不清他的容颜,莫名的,或许是因为有光从后面打过来正打在他身上的缘由吧,亦或者因为他刚刚救了母亲,林飒一时间只觉得,眼前这人,哪里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夫呀,分明应该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和家人的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啊。

        “既然你母亲已经无恙了,那我就先走了,免得一会你哥出来了,又纠缠着脱不开身……”看林飒只傻傻的看着自己,半天没有说话,那“白眉道长”简单交代了一句,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过临行前,仍不忘扯了扯嘴角,自嘲道,“毕竟像我这种伟大的人,从来都是做好事不留姓名的不是……”

        做好事……不留姓名……

        伴着某人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林飒脑子一闪,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来,

        只见她连忙伸手拉住某人,急急追问道,“对了,我忽然想起来,年前在那山间院子里,曾救过我祖父的,听说也是位白眉道长……”

        “这事我也听说了,”见林飒终于回过来了神,司牧挑了挑眉,“然后呢……”

        “那我想知道,当时亲去出手救祖父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你,还是真正的白眉道长呀?”林飒急急求证道。

        不料,林飒越是满心着急想知道答案,某人越是不急于揭晓,听到林飒的问话,只淡淡一笑,故弄玄虚道,“你猜……”

        “我……我猜……,”看某人故弄玄虚、满脸得瑟的样儿,林飒忽然有些气打心中来,柳眉一竖,没好气的怼道,“我你个大头鬼呀,你这人到底能不能够痛快一点,有必要什么都藏着掖着吗?”

        “赶紧的,给个爽快话,你到底是谁?三番两次的和我们林家人接触,到底是什么原因……”

        “那……那个请问一下,白……白眉道……道长是在你们府上吗?”就在林飒拉着人誓要刨根究度的当口,只听身后院门口,忽然出来一个陌生的苍老的声音。

        林飒回头,就见院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位陌生的老妇人,粗布衣衫,佝偻着腰,此时畏首畏尾的站在院门口,正怯怯的往里面张望。

        “你是谁呀?”就见林飒一肚子疑惑,刚要上前问个究竟的时候,只见花灵那丫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又先自己一步跑了过去,打量着那老妇人,颇有几分不悦的质疑道,

        “白眉道长是在我们府上没错,只是你找道长到底有何事?还有,这里可是将军府,你又是如何畅通无阻的摸到我们夫人院子里来的?”

        “哦,大……大小姐好,老妇乃是一田野村妇,因急着寻白眉道长,听说他人到了贵府人,这不实在没法,才壮着十二分的胆儿,小心来到贵府……”

        见花灵质问,那老妇显然吓坏了,膝盖一软,扑通跪向花灵,不住的磕着头颤声解释道,

        “本……本来老妇进门,也是要差人,向大小姐您禀报原由的,”

        “不……不料,刚才老妇进门,就发现满府的人都在奔走报喜,竟没一个人搭理老妇,所以老妇也就稀里糊涂的跟着众人,来到了这院子前……”

        可想而知,她这头一磕,花灵当即不淡定了,也不好意思再凶了,连忙上前,伸手将人拉起来,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大什么小姐?我不是小姐,只是这将军府里的丫环……”

        “还有,我这问你什么,你只管老实回话就是,又没有犯什么错?完全用不着磕头赔礼的,这里又没人要治你的罪,虽然我们门楣显贵,但是也不是那不讲理、随便欺压百姓的人家……”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听花灵一番解释,那老妇也是恍然一怔,随即看向花灵不住的夸口道,“老妇倒是在外早就听说,说护国将军府满门忠烈仁义之士,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没想到,竟连您一个府里的丫环看着都如此的大气端庄,说话还如此的文静亲切……”

        天地良心,花灵那疯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