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其他小说 -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在线阅读 - 051谁让你动了

051谁让你动了

        “飒姐儿,你总不会是又和人打架了吧?”

        “嗯……”林飒并没有抬头看楚芳,只轻轻应了一声算作回应。

        “难道又是那武安侯的少爷?”楚芳假装看不出林飒的窘态,继续追问道。

        “不仅有他,”林飒终于将头抬起,直直的盯着楚芳,如他所愿道,“还有……卫国公府的小公爷……”

        “就是那个准备将他们家嫡女立为皇后的卫国公……”楚芳不死心,继续盘问道。

        “对,没错!”林飒说这话时将背挺的笔挺,答的也极为干脆,响亮。

        “天哪天哪……,原来外面那些传言都是真的,真的是咱们林府的人伤的他们?

        说实话外边刚开始传我还不相信,想着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伤得了他们,结果还真就是你了。”

        见自己的猜测全都成了真,那楚芳一时间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甚是得意忘形的指着林飒,又是嘲讽又是责备的嚷道,

        “我说飒儿姐儿,不是我这个当婶娘的出去,你这一天天的出去,都干的什么事呀?

        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就不能学一点好,能净那些野孩子做的,和别人家打架斗殴的事呢。

        就算退一万步讲,你说你打谁不好,怎么就偏偏要打那卫国公府的小公爷呢,人家可是未来皇后的亲弟弟呀,那么贵重的人,你打他的时候怎么就能下得去手。

        为了咱们将军府的未来,你说你什么顺着他些,让着他些不就行了吗?最不济,如果实在气不过,你回头捉住别人打一顿也行呀,怎么净做这种没头没脑的蠢事呢……”

        “二婶这话说的飒儿就听不明白了,”见那楚芳一嚷嚷起来就没个完,林飒登时就有些听不下去了,反正自己已经到了这大祸临头的地步,估计着也不差这一言半语了。

        这么一想通,林飒索性心一横,直接开怼道,

        “依二婶您的意思,难道他蒋思翰只要身为卫国公府的小公爷,就可以在宁城里无法无天、想杀人就杀人,想放火就放火,想掳谁回府,谁就必须得服从吗?

        还顺着他,大不了回头逮着别人打一顿出气,难道在二婶心中就一直觉得,平头百姓家的孩子就不是人,就没有自尊,想打就可以随意打的吗?”

        “哎,你……你这孩子,你……你怎么能这样给长辈说话呢,你这不是歪曲事实吗?

        我怎么能是这个意思呢?我的意思自然是你谁都不能打,你你……你压根就不该和别人打架……”

        见林飒一语击中要害,抓住她言语中的漏洞,那楚芳面上登时就有些下不来,气场也不由得弱了几分,又羞又愤的反驳了几句,索性一捂胸品,哭天喊地道,

        “你说你这孩子呀,别的样样不行,嘴皮子倒是练的挺利索,

        既是有这口才,你还是留着给外面的人说吧,现在满京城都知道咱们护国将军府的人打了人,所有人的名声都被你毁了,有这劲,你倒是出去拉着人一个一个去解释啊。

        真是要了命了,照你这样一天天的祸闯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缺管少教呢,这眼看着咱们将军府的名声都要被你毁于一旦了,只可怜我们珠儿,现在连个婆家都还没有……”

        “我毁将军府的名声,二婶这话说的,飒儿又听不明白了。”

        既是前面开口表明了立场,此刻林飒也就不准备再收着了,反正大不了自己再回到前世的处境,动不动就被祖母痛打一顿呗,所以她也就索性一怼到底道,

        “请问二婶您有出去调查过吗?就这么武断的下了定论,

        那柳志昆强抢民女,直逼的人家姑娘自残了都还不放过,蒋思翰更过份,见我穿这身男装好看,甚至都想把我绑回府当男宠养着,

        我能不反抗吗?难道还要我束手就擒吗?

        告诉您,如果现在有人为我后不后悔的话?

        我仍然会说,我不后悔,我也更不觉得我这么做是在为咱们将军府丢人,

        祖父和祖母一辈子驰骋沙场、冒出生命危险拼出来的英名、气节,是要我们晚辈来守护的,不是让我们趋炎附势为人当走狗的,

        如果我林飒连这点血性都没有,别人这么欺负了还畏山畏四不敢反击,那我还是将军府的人吗?我对的起我名字里这个林字吗?我骨子里还配流祖父祖母的血吗……”

        “出去!”林飒正义愤填膺的说着,就听头顶忽然一声大喝。

        “哦……”林飒乖乖的应了一声,不仅不慢的磕了三个头就准备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意外的,毕竟她刚才决定和楚芳开杠的时候,早就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前世不就这样吗?只要林飒一和二房有冲突,不论什么原因,不论因为何时,祖母总会第一时间劈头盖脸的就骂自己,所以对此林飒也早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不料林飒这边心灰意冷的刚起了一半,却听头顶又一句大喝,“你跪着,谁让你动了……”

        “啊……”林飒一怔,腿一软,扑通又跪回到地上。

        抬头,就见大长公主黑着脸,一拍桌子大喝道,“出去!”

        到了这时众人才发现,大长公主这火竟不是冲着林飒发的,而是罕见的对着二房的楚芳。大长公主这态度转变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当然了,看到这种情景,不仅是众人,就连楚芳自己也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意外,

        只见她一脸的惊愕,怔怔的看着大长公主,半晌方难以置信的嗫嚅着喊道,“母……母亲……,您真的是在赶儿媳妇,嫌弃儿媳吗?”

        “你们都出去!”大长公主并没有接楚芳的话,而是巡视了一圈屋子所有人,铁面无私道。

        “遵命!”见大长公主论了真,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在林府里自然没有人敢抗衡,

        所以很快,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灰溜溜的出了房间,最后出去的魏嬷嬷,竟然连房门都关上了。

        一扇门,迅速将房间和外界隔出两个世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