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其他小说 -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在线阅读 - 045梅香的归宿

045梅香的归宿

        “飒儿,你可能还不知道,梅香的父亲其实已经病死了,她临死前向梅香提出,希望可以安葬在这座山上和她的母亲合葬,

        见父亲只有这一个夙愿,梅香不忍心,就偷偷的带着人又跑了回来,”

        听林飒提到了梅香的父亲,唐婧依忍不住出声解释道,

        “实话给你们说吧,其实梅香昨天下午就托人给我送信了,让昨晚在那柘树林里相见,她的本意是安葬完她父亲,顺道想将那红宝石镯子还给我。

        我本来想着,管它什么宝石不宝石的,镯子我既是已经送了梅香,自然就是她的了,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所以也就没有将她的话当回事,并没有按时前来赴约。

        我以为梅香等不到我,总该乖乖的回去了吧。

        谁知道这丫头就这么死心眼,她竟在那柘树林里等了一夜,

        也该着这丫头点背,谁料等来等去,没有等到我,竟被那一大早上山耍的柳志昆发现了,一见竟是梅香,死活要把人掳回去,梅香不肯,只死命的挣扎,

        挣脱间,连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破了,最后见实在逃脱无望,梅香那烈性子一上来,索性拔下头上的簪子,就准备自戕,一死了知,

        谁知就算如此,那没有人性的柳志昆仍是不肯放过她……”

        “这个柳胖子,就应该千刀万剐,刚才咱们那样只抽了一顿就了事,真是便宜她了。”得知这一切的罪魅祸首都是那柳胖子,连花灵都忍不住咬牙骂道。

        “唉,谁说不是呢。

        我早上出来,在天香阁买完糕点,本准备直接凤凰林那边和你汇合,不料走到这半山腰,听到这柘树林边有动静,忽然想起来昨天梅香相约之事,

        无意进来一看,正遇到那柳胖子拖着人事不省的梅香往车上拉,

        我当时一看就怒了,自是上前拦着要人,谁知道人还没有要回来,半路又杀出个那蒋思翰,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两人是约好了前后脚一块上山玩的,只当是那蒋思翰突然转了性,想主持个公道,也是急于为了救梅香,稀里糊涂的,就上了他们的套,

        最后,就成了你过来时看到的情景…………”

        说着,想到梅香的凄惨模样,唐婧依忍不住自责道,

        “说到底,其实这事都怪我,你说我要是信守约定,昨晚上就来见梅香,就算是不要镯子,也和她讲清楚,梅香就肯定不会再在早上碰到柳胖子他们,自然也不会受伤,更不用再遭这份罪了,

        都怪我,是我太任性,辜负了梅香对我的信任……”

        见唐婧依越说越伤心,林飒心疼的一把将人抱住,

        像个大人般,将唐婧依揽在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

        “婧依,你不用这么自责,这件事责任不在你,是柳志昆和蒋思翰他们那些人做的恶,该反省、该受到处罚的是他们,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错,惩罚我们自己,我们眼下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强大自己,让他们不敢再欺负我们……”

        “飒儿,谢谢你不嫌弃我,现在还来安慰我,谢谢你……”从来打架受再重的伤都没落过泪的唐婧依,此刻面对林飒的安慰,竟激动的眼含热泪,

        “其实我知道,我性子莽撞,做事也没有章程,打小祖父就骂我,说我是一个不堪托付、难成大器的人,一开始我还不相信,

        现在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却真心认了,我觉得祖父说的都是对的,我真的不值得大家对我的信赖,

        说实话,我从小到大遇到的所有人里,只有你,从认识第一天,你就一直在欣赏我,夸赞我,肯定我做的没一件事……”

        “傻丫头,我没有安慰你,更没有理由任何嫌弃你!”林飒帮唐婧依擦去她眼角的泪水,看着她的眼睛,像大姐姐般十分真诚的说道,

        “婧依,你听着,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全部都是真心话,没有丝毫违心奉承你或欺瞒的意思,你真的已经做的很棒了,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棒,

        你言出必行,遇事也从来不放弃,哪怕是再苦再难,你都坚持到底,你身上这些美好的品质,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其实说到底,我才是最无用,最懦弱的那一个,在很多地方,我根本和你没法比……”

        林飒本只是想安抚唐婧依,不料说着说着,想到自己现如今的处境,及面对母亲即将遇难,自己却根本无能为无,也不由得自责起来。

        “哎哟我的两位好小姐,您两位就别在这谦虚了,行吗?”

        见这边林飒和唐婧依两个越说越伤感,一旁的花灵倒是难得脑子清楚,焦急的提醒两人道,

        “奴婢觉得你们眼下还是赶紧想想,梅香姑娘接下来要怎么办吧?

        她这次是被我们侥幸救下来了,可是如果伤好后还让她一个人走的话,她现在连父亲都没有了,日后一个人可怎么活呀?再被人欺负了呢,谁为她出头呀?”

        “这好办,我把人带回府就是了。”唐婧依一听花灵这话,当即就想也不想的表态道。

        不料她这话一出,登时就被林飒毫不犹豫否决了,“不行,你不能带,你刚才不是也说过嘛,你们大房已经经不起任何风波了。”

        “不带……”听到林飒张嘴竟说出个这,唐婧依一脸的不可思议,“飒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让我将梅香带回府,难道让我们看着梅香去死吗?

        她现在已经伤成了这样,就她这孤身一人,能去哪?

        再加上还有那虎视眈眈的柳胖子,她一个人离开这里后,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婧依,我没有不管她的意思,”看唐婧依一时误会了自己,林飒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带她去你们唐府,让她去我们将军府就行,正好我手头边缺丫环,以后让她跟着我……”

        “啊,去……去你们府,你这样真的行吗?就你那个性格乖张的祖母……”

        不料,林飒这话一出,唐婧依更不愿意了,登时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不行不行,这事绝对行不通……”